電視丨失衡的罪夢者

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Sean 日期: 2019-11-23

《罪夢者》是一個極錯誤的示范

文? Sean / 編輯 楊靜茹? [email protected]

?

一直以來,觀眾對華語劇的期許可能是盼它們能夠多向美劇、英劇、日劇學習。串流平臺的興起終于也給出了機會,讓華語劇可以跳出過往動輒四五十集的格局,轉向經營限定集數的制作。幾大國際品牌都有關注華語劇市場,HBO和Netflix也先后和臺灣公共電視合作,推出了《通靈少女》《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》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等長度八集左右的劇。這些劇因為幕后臺前不同,品質自然也有高下。今年秋天Netflix的重頭華語戲是張孝全擔綱男主角的《罪夢者》,除了陣容精心編排——王柏杰、章立衡、賈靜雯、范曉萱等都是很有實力的演員;宣傳方也很懂得兩岸三地的看劇習慣,分別醞釀了針對各個地區的賣點,聲勢不可謂不大。

《罪夢者》也真的不是沒學習英美劇的手法,只是一來學錯了地方,二來它碰上了一個特殊時期。這兩點也可以相互關聯地談,特殊時期是指串流平臺興起,正好需要大量節目,因此平臺可以提供大量資金,聘請各種團隊制作劇集和視頻節目。這當然突破了過往在電視上播放劇集的模式——華語地區原本很難體驗到這一點——外國劇集的創作原本根據周播規律,按照15分鐘一節的寫作模式來寫,HBO和各個有線臺已經提供了不同的節奏,最終還是一起被現有串流“一次性放出”的規則改變了。

一次性放出劇集,意味著導演和監制可以任意把控劇集的節奏和講述方式,既不需要擔心廣告的插入,也不需要在每一集的末尾留下一個足夠強烈的懸念,像是曾經在田字格練習書法的人,突然間來到了一大張白紙面前。

學錯了地方是指,這種白紙式的劇集創作方式,歐美的頂尖劇作者已經掌握得十分嫻熟,但對華語區的大部分從業者來說,它還是略為高階了。HBO和AMC等很多電視臺幾十年如一日地推出這種限定劇的佳作。但在華語的評論語境中,它們往往被粗暴地從裸露、血腥和粗口等角度解讀,優點被誤解為無節制的風格化。

《罪夢者》就是這樣極錯誤的示范。導演陳映蓉將整個劇情線無限拉扯,前兩集幾乎全是交代前事,從第三集才開始起手,再加以胡亂跳躍的時間線——敘事當然可以非線性,但是陳映蓉顯然沒有清晰的思路來將整個故事的節奏處理好——還有無節制的MV式片段,以戲劇濃度極低的片段來進行情感描寫。在80集的8點檔或者日間劇中,這樣的手法或許會被原諒,然而《罪夢者》是只有8集的一部短劇,錯誤的風格化對整個敘事和影像并沒有幫助。

看完劇集最深的感觸是,這所有的包裝只是為了講一個匪夷所思的故事。所有的劇情張力,全在于這些角色之間暗藏的匪夷所思的關系,而非背后有對社群和地域更深刻的觀察和闡述。所以當劇中人不斷講出根本不符合角色的對白、做出奇怪的舉動之后,這些言行并不能讓人信服。偏偏導演還要慢鏡放大這些奇異的言行,強行占據觀眾的時間。

《罪夢者》中的角色,靠刻意營造的情感來連結,在看似精巧凝重的視覺背后,他們靠兄弟情、愛情和親情來連結。而角色要面對的困境,也是8點檔長久以來的主題,絲毫沒有更新。這種表里不一,造成內核與影像的分裂,也才有了MV式影像的觀感。因為要表達的精神太淺,翻覆的表達方式便顯得累贅,華而不實和莫名其妙。

在電視臺時代,觀眾看劇靠一種本能的追看,上一集精彩的戲劇張力令人不得不在下一周繼續追下去。在串流時代,看劇要靠觸發,觀眾要經由一些外部的刺激推動自己看劇,而非劇本身的吸引力。尤其與北美和英國市場相比,華語區的觀眾有更多的時間看劇,所以早期電視劇即每天一集,如今串流一次性將劇集放出,華語區的觀眾實際很愿意給第二次、第三次機會。這也往往給幕后造成一種錯覺,只要慢慢營造劇力,觀眾會留下來??墒瞧@種劇作很難控制,最后導演只能交出失衡的作品,這恐怕就是《罪夢者》的由來吧。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
你的評論:

   
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8期 總第646期
出版時間:2020年09月08日
 
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
粵ICP備10217043號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
聯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
吉祥棋牌长春麻将 北京pk拾彩票网官网app 山东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北京快3彩票店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牛走势 海南飞鱼活动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大星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选号 股票配资平台体验 现在做什么最赚钱 浙江福彩6 1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