魅力人物丨閆妮 我一直覺得中國女人身上有一種凜然

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口述 閆妮 日期: 2020-01-06

人到了一定的年紀之后,曾經失去過,也又愛又恨,也有過想放棄的感覺,有很多滋味在我心里面。我希望能碰到有趣的角色,現在可能是我的表達最好的時候,我在等待,看看有沒有這樣一個角色降臨在我身上

獲獎理由

從 《武林外傳》 中風情萬種的女老板,到 《少年派》 里的中國式母親王勝男,從 《羅曼蒂克消亡史》 中禮貌體面的上海管家,到 《兩只老虎》 里的小賣部掌柜彩霞,入行25年,閆妮從龍套演到主角,從熒屏走上銀幕:無論角色大小,她都以真摯的情感和專業的姿態投入其中。這是她的藝術追求,亦是她的人生表達。她的生活滋養了她的角色,她的角色啟迪了她的觀眾。

?

口述 ?閆妮?? 整理? 本刊記者 ?張明萌? 發自北京

編輯? 楊靜茹 [email protected]

?

今年,我演了《少年派》中的母親王勝男。她是一個典型的中國式家長,跟我想的不太一樣。我開始老是提一些意見,后來張嘉譯老師跟我講,編劇這么寫比較中國。沒想到戲播出之后引起很多人的共鳴,覺得(王勝男)像他們的媽媽,我才發現可能這確實是一個很普遍的母親形象。

對我來說,真正的教育是生活而不是說教,家人之間最珍貴的是讓彼此知道你在支持他。我女兒在人生的幾個重要階段,需要我支持的時候,我一定是給予她愛和支持的。我沒有說非讓她做什么,或者一定不能做什么,也沒有要教育她一定要成為什么樣的人。我們母女倆這么多年真的能彼此心心相惜,這是我們給對方最好的禮物。

原劇本中的王勝男更極致,我做了一些調整,當然也因為演員不一樣,遇上角色就會有不一樣的變化。我根據自己把她往回拉了一點。比如王勝男跟她丈夫說離婚,讓他簽字寫欠她多少,這一段演的時候,簽完了我就蹦蹦跳跳出去了。那一刻我想,這不是真的契約,而是夫妻之間的玩笑。等到丈夫真的遇到了什么困難,這個女人又一定會去保護他。我一直覺得中國女人身上有一種凜然:我要保護我的男人。王勝男身上一定也有這些東西,我把那種凜然放在恰到好處的地方,而不是處處都顯得那么極致。

年末,我在電影《兩只老虎》中客串了鄉村小賣部掌柜彩霞。你看名字,里面有“霞”可能就是我那個年代的人,她又到了現在這個年紀,她在懸崖上面拍照,在那兒亂擺姿勢。根據我的經驗和經歷,我覺得那是她對于生活的一種姿態,哪怕她只是一個小角色,也要把生活的姿態擺出來。

《兩只老虎》劇照

一次我和一位老師聊天,他說,閆妮啊,你長得太……我說,什么什么,你快說呀!他看著我那雙渴望的眼睛想了半天,我以為他要說什么夸我的,結果蹦出一句:“你長得太普通了!”我還挺失望的。他又馬上補充了,“但是不要小看這種普通,因為你這種普通,對塑造角色的幫助會更大?!蔽蚁胂?,這兩年還真的是,我通過化妝或者通過服裝,我的臉、我的形象可以輕易變化,我演一個村婦、一個警察,觀眾是能相信的。

我現在走到大街上,會有人認出來了,但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認出來。我還是很普通的人,所以我覺得對我來說還是挺好的事情。

今年我有一種感覺,好像生命太短暫了。前段時間我去節目《故事里的中國》重演《渴望》,我演劉慧芳,劇本上寫的我是22歲,我還跟導演說這太小了,我已經48歲了。但在上臺前那一刻,開場的時候不是有很多群眾演員嗎,有個人突然跟我講:“閆妮老師,我在19年前演過你兒子,那會兒我只有5歲?!卑盐医o驚著了。那一刻我覺得時間過得太快了。他說完了之后,我好像一下子回到了19年前,覺得特別有自信演22歲的劉慧芳,一氣呵成演下去,舞臺老師說特別好。我就想說很多生活細節也告訴我,時間過得太快了。

這么多年過去了,我其實挺滿意我還堅持著初心。這是件勇敢的事情。在每個戲里我還是認真對待每一個角色,在沒找到我這個角色的時候,我一定要去探討,過程很繁復,但我依然堅持。最近我們排練,別人會覺得你怎么現在還是這么較真,但我覺得這是對藝術的追求,不這樣過不去內心的坎。

有時候我出去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化了妝,大家都在夸我,說你好像變美了。我好像真覺得自己好看了。等回家卸了妝照鏡子,我想,哪兒美了,不還是那個樣?不過這也給了我一些啟示,女性的魅力是什么?第一當然是身體要健康,還要有一種自信,還要有智慧和修養。年紀漸長,我也會越來越多地去分析更多事情,我覺得這些思考和沉淀在我出去之后,會讓別人看到我身上有不一樣的地方。我也希望導演能看到,有一些好的角色能找到我。

前兩天我看了《婚姻故事》,亞當·德賴弗的把控力,他的那種愛,真的演到了細微之處。他是一個天生的演員,遇到了這樣一個角色,對他對角色都是一種幸運。在導演發揮功力的同時,他能把角色表達得如此精湛,我覺得太厲害了。

我現在的感覺是,我很想去演一個電影。人到了一定的年紀之后,曾經失去過,也又愛又恨,也有過想放棄的感覺,有很多滋味在我心里面。我希望能碰到有趣的角色,現在可能是我的表達最好的時候,我在等待,看看有沒有這樣一個角色降臨在我身上。

今年我跟女兒一起聊天,忽然覺得她對我有點擔憂,我就一直說,媽媽挺好的,挺好的。但我看她還是挺難過,我知道她那種難過是什么??赡芤怯幸粋€人保護我的話,她就不會為我操那份心。我覺得如果有這樣的機會或者時機,那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好的緣分,可是我也沒有辦法,生活就是這樣。

之前我們的采訪,我說自己飄零?,F在還一直飄著,但我覺得也沒有什么,我對現狀挺滿意的。生活肯定有你滿意的和不滿意的,但這由不得你,也不會因為你而改變,所以只能在這種現狀中讓自己好一些。我挺好的。

?

(相關報道見本刊2017年5月22日 第15期《閆妮 我飄零得很好》)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
你的評論:

   
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6期 總第624期
出版時間:2020年03月19日
 
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
粵ICP備10217043號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
聯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
吉祥棋牌长春麻将